狗王(狗王传奇小说)

#2021生机大会#

闲言少叙,咱书接上回。

村里最漂亮的小母狗白妞咱也得好好介绍一下,不然大家肯定得怀疑,一条小母狗怎么能吸引半个村子的公狗,并且后期还得它出场。这白妞啊,生得是:一身洁白无瑕的长毛随风飘扬,两只婉转灵动的黑眼默默含情;四肢修长,头版俊美;大耳低垂,鼻头纯黑;嘴唇秀气犬牙齐,要论美貌数第一;站立时含情脉脉静若处子,跑动时体态翩翩如仙女下凡。你想想,这样的小母狗,怎么能不让众多公狗追随呢?

自古宝马饰金鞍、英雄爱美人,这大黑和拉克也不例外啊。白妞发情,拉克赶来的时候已有众多追随者。众狗看拉克风驰电掣般赶到,无不退避三舍,紧跟在白妞后面的老笨和虎子,也自知不敌,快速向两边闪开。拉克赶到后,紧紧跟着白妞,不时地舔一下,或亲昵地拱拱它,或一起打闹玩耍,但一切都是暂时的。大黑正值青春年少,荷尔蒙分泌正旺,闻到白妞散发的气息也匆匆赶来。跟在拉克、白妞、老笨和虎子后面的陌生的狗不知道它的厉害,纷纷上前阻拦,一时间狗群吼声四起。前面的几条狗回头看了看,白妞看到年少轻狂又帅气俊美的大黑满怀欣喜,轻轻摇了摇尾巴;拉克看到信誓旦旦、志在必得的大黑,眼神中多了份火气与坚毅;老笨和虎子看到风风火火的大黑,眼神中露出恐惧,尾巴不自觉下垂,呲牙趔(lie)向一边;其他的狗正忙着阻挡大黑,看不到它们几个的表情和形态。这些狗不敢跟前面的几条狗打,也自知轮不到自己,却也不想一条新狗排在自己前面,一呼啦全围过去了。大黑性情猛烈,看到这么多狗拦在前面,炸起浑身毛发,不觉大了一圈,呲出亮白的犬牙,发出“呜呜”的警告声。这些狗只看到它的大块头,不知道它的厉害,也就只是把它的样子当做威胁,一个个争着往前挤,那争先恐后的样子恨不得把大黑给撕了。

看着它们一个个把自己围得水泄不通,大黑急了,身体里无处发泄的洪荒正好有了用武之地。狗群里有个五短狗甚是凶猛,胆子也大,第一个蹿上去咬大黑。由于它个子较低,和大黑比起来犹如侏儒和巨人,不知道哪来的勇气!被大黑一口咬住后脖颈靠近肩胛的位置,直接把它给提溜起来,一个甩头让它飞过狗群,被扔到旁边的旱坑边上,骨碌碌一直滚到底,荡起一溜烟尘。那狗发懵了一阵子,站起身来,抖抖身上的土,灰头土脸地跑了。

其他狗看到这个样子也懵圈了,没有一个再敢上前一步,但也没有让开。大黑一个前扑按住最前面的一条青狗,噼里啪啦一顿咬,那狗都没反应过来,被咬的皮开肉绽,哀嚎着逃跑了。大黑本来就意不在此,咬它们两个只是小试牛刀,以儆效尤。看那青狗逃走了,就颠颠地跑向白妞,众狗识趣儿地让出一条道儿来。老笨和虎子看大黑走来,原来低垂的尾巴夹的更紧了,身体团缩成一团,离得远远的,浑身还止不住发抖。

这边的白妞看大黑过来了,扭动身体咧开嘴,笑靥如花的迎上前来。拉克身体一横,硬生生地挡在前面,阻止它过去。其实也是,谁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女人去奉承别的男人。直到白妞极不情愿地转过身去,拉克才扭过头,眼皮上翻、恶狠狠地看向大黑。再看大黑,它也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,轻轻挪动四腿,让自己站得更稳,呲开嘴唇,露出尖长的白牙,宽大的胸腔里传出轰隆隆的呜呜声。拉克看到大黑这样,也知道这场血战今天势必要上演,露出了同样的表情。其他的狗,包括白妞,都远远地蹲坐在地上,期待着好戏上演。

这边大黑和拉克一步步走向对方,四只眼睛愤怒的都要喷出火来。大黑到底年轻,首先耐不住性子,发起了进攻,一个虎扑扑向拉克,速度之快令人咋舌。要说拉克这狗王的名头也不是盖的,如果是普通的狗,这下肯定躲不过去,但见拉克轻轻松松向后一跳,大黑扑了空。拉克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向后跳那一下只是它的迂回之计,只见它刚刚着地,趁着向下缓冲的力量,四肢奋力一蹬,一下又弹射回去,目标正是扑空的大黑。大黑到底年轻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慌忙一躲,但还是被拉克一口咬在了耳根上。两条狗转着圈打,一个努力想挣脱,一个死死咬住不松口,还时不时地甩下头。一会儿拉克把大黑放倒,一会儿大黑又凭着自己“大力出奇迹”的信念,在被咬着的情况下把拉克摁倒。兜兜转转,几回合下来,依然没有脱口。大黑暴躁的性格发作了,一个人立把拉克按倒,然后前腿踩着拉克,猛烈甩头,耳朵从根部被硬生生撕成了两半,才脱离拉克之口,鲜血滴滴答答流下来。可它丝毫不在意,挣脱的瞬间一口嗒(ta,咬)在拉克脸上。不过由于拉克躲闪太快,仅仅咬住了一小块皮,拉克也是条硬汉子,翻身站起,一甩头就挣开了,脸上留下一个血洞。

要论打斗经验,拉克确实比大黑丰富得多。虽然大黑天生流淌着打斗的血液,但毕竟实战经验远不如拉克。就像拳王泰森,拳击的天才,但也需要后天的历练。由于拉克没有大黑长得高大,在挣脱大黑的电光火石之间,把头一探,一口咬住了大黑的前腿,猛一甩头就把大黑掀翻在地。大黑庞大的身躯重重砸落在地,拉克趁机又换了一下口,以便咬得更结实,然后猛烈的甩头。大黑努力了几次想站起来,但都失败了。拉克一边甩头一边旋转着身体,防止被狡黠的大黑咬到。开始大黑一直盯着拉克身体的前部咬,但都被老奸巨猾的拉克躲开了。不知大黑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身体内部的狂野因为流血而被激发,它直接下口咬在了拉克的鼻梁上,一颗犬牙还刺穿了拉克的鼻子。狗最不禁打的地方有两处,一是腰,二是鼻梁。这两处都是比较脆弱的地方,故而,狗有“铜头铁脖子,腰里挨不了一勺子”的说法。可能大黑也真是拼了,骨子里不服输的性格让它不顾拉克咬着它的腿,虽然被压在地上,依然猛烈地甩头。拉克没想到大黑会用这种以牙还牙的招数,自己吃疼不过松了嘴。这边拉克刚松口,那边大黑一骨碌就站了起来,猛一甩头就把拉克拽翻,紧接着就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狂甩。拉克身体卷曲,后腿狠狠蹬在大黑的嘴上,把大黑的上唇蹬豁了,一时间,大黑耳朵上、嘴唇上的血一滴滴地滴进拉克的嘴里。即便这样,大黑都没有松口。不断的甩头使大黑咬到的部分越来越少,正想换口的时候,却和拉克的犬牙套在了一起,急得它不断吼叫,暴烈的性格让它不顾一切地奋力一甩头,这下确实分开了。大黑还行,拉克的左上犬齿被拽了出来,鼻子也给豁叉了,血混合着刚才滴进它嘴里的血,以及口水和粘液,扯着丝滴落在地上……

即便打成这样,两条狗依然没有退缩,谁退缩了,就意味着失去了狗王的宝座,失去了其他狗的前呼后拥、毕恭毕敬,也失去了眼前漂亮的小母狗及后期再有的交配权。权衡利弊后,两条狗再次开战,虽然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,但比起以上荣耀来说,神马都只是浮云,谁不想活得更爽?于是,两狗人立而起,巨大的狗头撞击在一起,犬牙碰得“咔咔”响,都在找机会放倒对方,也都在尽力化解对方的攻击。大黑年轻,体力旺盛,几个回合下来优势就显现出来。但拉克也不是吃素的,从一个小喽啰,一路过关斩将,身经百余战才坐上狗王的宝座,肯定有它致胜的法宝。

拉克咬架有个绝招,就是人立而起后咬到对方头部或者脖子,仗着自己的大体格把对方放倒,按在地上摩擦,直至对方讨饶认输。之前这招屡试不爽,今天却有点儿麻烦,因为大黑比它更高大,力气也更大,好几次它都想用这招,无奈咬不到,即便咬到了,力气又赶不上大黑,不能完全控制它。大黑虽然势大力沉、勇猛顽强,今天碰到狗王,也没占到便宜。但它有个特点,虽然性格暴躁,但临场应变能力很强,两条狗的战事暂时陷入胶着状态。

战场上有句话,叫做兵不厌诈;孙子兵法有一计,叫做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!可能大黑骨子里流淌的还有这些计谋,也可能是它脑子一热,临时想出来的。只见大黑作势人立而起,开始又一轮进攻,但仔细看却并不完全是这样。就见它虚晃一招,等拉克立起来的趋势形成,再没有改变招数的可能,它卯足气力猛冲过去,犹如八极拳里的那招“铁山靠”,硬是把拉克撞出去几米远,重重砸落在地。拉克这下被撞得很严重,第一次都没能站起来,大黑也不想给它第二次站起来的机会,扑上前奔着脖侧大动脉就招呼过去。拉克见状,急忙加紧尾巴、团了身体滚向一边,吓得浑身的毛都炸了,发出讨饶的“吱吱”声,而后又尾巴平举,绷直四脚掉头离开了。大黑没有去追,可能它也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,也可能是想让上届狗王相对潇洒地离开。其实拉克离开的样子也是故作淡定,一是给自己留足脸面,二是防止围观的狗群群起而攻之。假如大黑追过来,它肯定是要夹起尾巴迅速逃跑的。

激烈地战斗终于揠旗息鼓,那句话说得确实好——“一山不容二虎,除非一公一母”,两条野心勃勃的公狗不可能一直和平共处下去,这种大战在所难免!恶战之后,大黑耳朵被撕开了、嘴唇被蹬豁了、前腿也被咬瘸了,伤口处还在不断渗出血来。漂亮的小母狗白妞赶紧欢天喜地地跑过来,围着大黑又是蹦又是蹭,舔了舔大黑受伤的耳朵,梳理了戗起的毛发,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向偏僻的地方走去。狗群已经被这场大战震惊,除几条稍微胆大的狗想跟着外,其他狗要么蹲坐原地,要么知趣的回家了。新晋狗王大黑转过头,恶狠狠朝着尾随着发出警告,几条狗立时停住了脚步。两个月后,狗王大黑和王后白妞这对黑白双煞的孩子就会来到世上了。

大黑打败拉克成了新一代狗王,江山既定,但它能不能坐稳新得的江山?毕竟这次战斗只有半个村子的公狗见证,没来的狗服不服?有没有始作俑者鼓动狗群群起而攻之?

且看下期,惹群雄并起,且看究竟鹿死谁手?

如果喜欢我的文章,请大家点赞、评论、转发和关注我哦,切记点击右下角[赞],长按有惊喜哟!

注:本文由宠物知识网整理编辑,转载请注明来源地址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由站长整理发布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站长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fgarden.net/post/2202.html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